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南方人事网 首页 职场升级 查看内容

职场那么复杂?厉害的人锤炼三种能力就够用

2019-3-29 18:01| 发布者: 小编| 评论: 0

摘要: 职场那么复杂?厉害的人锤炼三种能力就够用“一个小白初入职场,究竟应该去学哪些技能呢?这是前两天,社群中小伙伴提出的问题。这个问题确实很小白,很多人也争先恐后给出建议。职场头10年,都是成长期,大家都很关 ...
职场那么复杂?厉害的人锤炼三种能力就够用

“一个小白初入职场,究竟应该去学哪些技能呢?

这是前两天,社群中小伙伴提出的问题。

这个问题确实很小白,很多人也争先恐后给出建议。

职场头10年,都是成长期,大家都很关心自己应该学会什么。

我们去培训机会更多的大公司,去和比自己厉害的人搭关系,花钱去网上学习技能。这是每个人年轻时候的必然焦虑。

但看了看所有的答案,突然我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:

“几乎很少有人,反思自己技能这件事”。

99%的人,也不会去制定“学习哪些技能”,这条明确的思路。

先开个脑洞
想不明白的问题,可以看看它是如何产生的。

“技能”的产生,来自原始狩猎时期:

想想你现在已是少年,刚刚在原始部落经历成人仪式,部落老人给你身上刺上图腾。

明天你就会跟着部落首领去学习技能了,你会学什么呢?

不外乎三种:

 1、“发现真相” 

一大早,你们一群孩子,就跟着部落首领,走进丛林。

首领首先教你们如何识别丛林方向,如何寻找水源,如何发现危险猎物的踪迹。甚至在晚上,你还需要仰望星空,看出明天是什么天气。

你,需要耳听八方,眼观六路。

 2、“获取食物” 

首领会开始教你使用长枪、弓箭,学会识别猎物的气味,设计捕猎陷阱。

当然你也可以学习采摘野果,但会导致你被嘲笑。

作为部落的成年人,你必须要猎取食物。

 3、“构造想象” 

在晚上,首领会点起篝火,大家围坐起来。首领会告诉你们关于祖先的故事,也许是祖先中有一位大英雄和野象搏斗的故事,也许是你们部落为什么世世代代要在丛林中战斗的原因。

并且,首领会告诉你,你要学会在所有人面前讲故事。

《人类简史》中反复提到,就是因为智人会讲故事,才能把大家凝聚起来,达到人类大规模协作,征服世界。

你会发现, 随着历史的发展,这三种技能也演变出整个人类文明。

“发现真相”这个技能,产生了所有科学,比如爱因斯坦发现了相对论,达尔文发现了进化的真相。

“获取食物”,本质是获取能量,后来演变为获取收入,人类的整个商业基础,由此产生。

“构建想象”产生了所有人文学科,包括政治、宗教、管理、哲学、文学等等。

作为一个职场新人,你所面临的局面,也是一样的。

决定你在公司里,主要也是这三种技能。

比如你是产品经理,就需要找出客户的真实体验,这就是“发现真相”;你是CEO,需要用学会用公司愿景把大家团结起来,这就需要“构建想象”。

那具体,我们应该如何去积攒这三种技能呢?分别来看看。

每种技能的具体路径当然不一样,这篇只说原理。

发现真相
几乎大多职业都需要“发现真相”这项技能。

比如你数据分析师,就要找出数据背后的真相;刚刚说到的产品经理,需要不断去挖掘用户的真实需要相。

但,什么是“真相”呢?

举两个栗子:

1.

你刚进公司半年,负责产品营销,却发现了公司营销策略上的重大失误。

你在会议上讲出了原因,但所有人并不认同。

那么,谁坚持的是真相呢?

2.

你家公司是做床垫的,是大品牌,而且技术全球领先。

一次展销活动上,旁边小厂商使劲宣传他们是“人体工程学的床垫”。

这明明是一个很老的理念,你们很鄙视,但客户就是吃这套。你们高大上的宣传反而没人听。

客户相信的,又是不是真相呢?

其实真相分为两种。

一种叫“绝对真相”,比如1+1=2,在生活中很少见。

另一种叫“相对真相”,就是上面两个栗子中的,是由不同认知视角or价值观而产生的。

我们经常误把“相对真相”当成“绝对真相”,这就是很多人“睁眼说瞎话”的由来。

所以,要掌握“发现真相”(相对真相)这门手艺,你需要切入一个基本点。

就是学会学会如何运用「单独评估」和「联合评估」。不错,又是牛叉轰轰的丹尼尔·卡尼曼提出的。

什么叫「单独评估」?

比如你看到一篇讲床垫的软文,你刚好又有腰肌劳损。你被其中的故事打动了,然后掏钱。

这就是「单独评估」,核心是没有对比。

什么又是「联合评估」?

还是买床垫,然后在淘宝上输入,就可以对比销量、价格、功能、口碑等所有信息。

这就是「联合评估」,核心是可以大量对比。

其使用逻辑是十六金句:“敌强我弱,单独评估;敌弱我强联合评估。”

回到两个栗子中:

你是职场菜鸟,老鸟很强,这是敌强我弱。

但你偏偏在会议上发表观点,老鸟也会反击各种观点。这是正面做比较,这是「联合评估」,必定死得很惨。

正确的做法是你应该单独写一个报告给上级,并指明这是个偶然的发现,让上级无法去做对比。你发现的真相,才有意义。

而在展销会上,你们是大公司,这是敌弱我强。

但你却被旁边小厂商用“人体工程学”这个噱头,拉入「单独评估」的队列,所以你们也死得很惨。

正确的做法应该在宣传屏幕上,把床垫所有优缺点列出(比如小米曾经用跑分来突出自己的优势),这就是「联合评估」。

再举个可以用到的栗子:

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,如果简历更多强调“工作经验”、“职业技能“等。HR就可以直接拿出来其它人作比较(联合评估),那你胜算就很小。

但如果你强调独一无二的经历,比如曾经骑行3000km,当过黑熊保护志愿者等。这就让HR产生单独评估的念头,会对你印象深刻。

 “获取食物”

人类在每个阶段,“获取食物”的方式当然是不一样的。

从原始时期的采集狩猎,再到后来的刀耕火种,再到商业贸易,现在很多人通过互联网也可以获得。

当然没法细说不同的方式,但可以理解统一的底层规则。

这个规则,叫「开源性」。搞代码的猿类要熟悉一点。

什么意思呢?

还是举个栗子:

你想想,人类当初最厉害的武器是什么?

一个是“火”,这个我们都知道;另一个其实叫“打磨”。

实际上,黑猩猩等灵长类动物也是会使用工具的,比如使用石块。

但是人类的差别在于,我们逐渐学会用石块去打磨东西,比如打磨长枪、骨针、弓箭头等。

换句话说,我们掌握的不是石块,而是“打磨”,这项「开源技能」。

凭着这项技能,我们度过了每一个文明时代,直至今日。

所以“开源性技能”,就是你只掌握一点点技术,但这项技术可以嫁接很多项技术。

“火”也是一种开源技术啊。人类最早掌握了火,之后就可以用它来驱赶猎物、烧烤食物、烧制陶器等等。

技术在人类早期,因为环境复杂多变,几乎每一项保留下来的技术都是开源。

但随着分工越来越明细,技术却变得越来越封闭。比如在景德镇,有些人只负责画釉,一画就是一辈子。在景德镇这种封闭的价值网络中,这种封闭技术当然没问题。

我们都看过一本书叫《匠人精神》,但匠人现在在日本和台湾都是需要受政府保护的。某种意义来说,其实也是市场在逐渐把他们淘汰了,他们才需要受到保护。

而我们是在职场,尤其在信息革命以后,我们又将遇到类似原始人时期的不确定环境。

所以这时候,掌握开源技术,又重新变得很重要了。

比如我一个朋友,曾经是四大央行其中一家的,非常专业的一名专家指导。

她对银行内部的体系,以及专业上的概念都一清二楚。但她最近想跳槽出来,因为银行越来越不景气,而且管理非常封闭。

她身上的技能就是封闭的技能,除非到另一家银行,不然很难有行业可以适应。

再比如你是一名汽车销售员,如果你只会按4S店那些标准流程销售汽车。那对不起,这不叫“开源技术”,这叫死板。

正在的开放性技术应该是,“识别客户情绪、商业谈判,设计客户体验、客户数据分析”等等这些,因为不管市场怎么变化,你与客户的接触是不变的。

汽车零售行业不行了,你还可以去其它行业。

任何一家公司都会面对客户,这些技术又可以结合不同公司的情况,开发出新的技术。

构建想象

尤瓦尔·赫拉利在《人类简史》以及《未来简史》中,都反复强调,人类之所以征服世界,就是因为凭借讲故事这项能力,构造出来人类无与伦比的想象金字塔。

比如国家、宗教、公司、品牌、货币、道德、社会制度、哲学等等,这些共构成了文明基石。

想象如此重要,那么如何构建呢?

其实,想象的基础只有两个,一种是“符号”、一种是“语言”。

而这两者产生的核心也是因为交换和协作。

比如你所在部落的火种被雨淋湿了,你就得去隔壁老王家借个火吧,这时候就产生了交流。

简单的事情比划符号,复杂的事情进化出语言。

以前两个猎人去抓一只兔子,比划比划就行。

而一群人围捕一大群鹿,那就需要分工了,比如头领会安排,“你,负责驱赶”,“你负责放箭”,“你们几个,和我一起抓鹿”,语言从此诞生,从简单变得复杂。

从另一个方面看,人类一直就是群居动物,而且很早就做到了非亲缘关系的群居。

非亲缘之间的相处更需要“互惠利他”:

我今天给了你一块肉,你明天给我一篮子蔬菜。

但有些互惠行为是没有办法量化或者及时回报的,比如我花几年教你怎么狩猎,你可能需要很多年以后才能对我有所回报。于是我对你说,“以后,等你小子有出息了,你就怎么怎么样。”

想象可能就由此诞生。特别是很多人在一起的时候,酋长就需要让大家一起做一些事共赴未来啊,他也需要编造一些故事,让大家团结在一起。

无论以上哪种原因,“构建想象”的目的都是为了协作。

而且往往是“无及时回报”的协作。

你今天去公司上班,工作八小时后,老板会付给你工资,你在对公司做“及时回报”的协作,所以老板不用对你讲故事。

但如果你去一家创业公司,对方给你说“我们是来改变世界的”,然后给你讲了一堆你听不懂的未来的商业格局。他需要你参与“无及时回报”协作,工资不高,但是你可以获得股份和期权。

丹尼尔·平克在《全新思维》讲到,未来是高感性和高概念的时代。“讲故事的能力”和“赋予一件事物意义的能力”是非常重要的。

这是因为在未来,网络协同方式会更加普及,每个人随时可能成为超级节点。

比如我们现在成立了「超脑」这样一个知识外脑组织,学习这件事本身就不是件回报很快的事。所以我们彼此之前更多是“无及时回报”协作。

讲故事并不指歪曲事实去骗人,不想达成协作的“想象”也多半没有意义。

因为未来其实并没有路,现在盛极一时的公司,都没法代表未来。

而是需要一群人扭成一股绳,在某个荒原上踩出一条大道出来。

“想象”终究变成事实。

启示

很多人都有一个疑问,为什么成长会这么难?

因为我们多数人,既生活在封闭的自我中,屏蔽真相;又对别人营造的想象嗤之以鼻。

想想很久很久以前,人类祖先总在深夜,仰望无尽的星空。

和我们不一样的是,他们对这个未知的世界充满了期待。

他们真的做到了。

很多东西都很简单,只是我们搞复杂了而已。
返回顶部